扎克伯格:抵触巨头拆分开发抖音竞品黄大仙高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4

  七月对Facebook来说应该是个解脱。在单方面设定协议条款后,该公司接受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就隐私问题开出的50亿美元罚单。此外,Facebook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达成和解,后者此前指控其在用户数据处理不当的风险方面误导投资者,而和解金额仅为相对微不足道的1亿美元。7月24日,Facebook公布了出色的季度收益,超出了投资者的预期,股价也因此随之上涨。

  但在公司内部,气氛依然紧张。以参议员Elizabeth Warren为首的几位2020年总统候选人曾呼吁拆分Facebook。而且,由Facebook创建的加密货币Libra遭到了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强烈抵制,理由是他们担心它会破坏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。而员工们对扎克伯格本人也有疑问——为什么这位CEO多次拒绝出席欧洲的政府听证会?同样,他们也担心Facebook在同行中的声誉会越来越差。

  这些问题是在7月份与员工的两次公开会议上被提出的。外媒近日获得了一段长达两小时的会议音频,其中包括扎克伯格和员工之间的问答环节。扎克伯格的言辞比他日常发表公开发言时更为坦诚,他试图让公司团结起来,共同对抗Facebook的竞争对手、批评者和美国政府。

  “像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人认为正确的答案是分拆公司。如果她当选总统,我敢打赌,我们将面临法律挑战,但我也敢打赌,我们将赢得法律挑战。这对我们来说还很糟糕吗?是的。我的意思是,我不想对我们自己的政府提起重大诉讼。但是,不管怎么说,如果有人试图威胁一些存在的东西,你就会走上台和他战斗。”

  “只是拆分这些公司,无论是Facebook、谷歌还是亚马逊,实际上并不能解决问题。而且,你知道,这样的做法并没有减小干涉选举的可能性。这使其更有可能发生,因为现在的公司不能协调与携手共进。”

  “这就是为什么Twitter不能像我们一样做得那么好。我的意思是,他们面临着本质上相同的问题,但他们无法进行投资。我们在安全方面的投资超过了他们公司的全部收入。”

  在整个问答环节中,扎克伯格听起来诚恳而亲切。他多次开玩笑说,如果他没有通过谈判获得公司的完全控制权,这些年来他可能会被解雇好几次,这让他的员工笑了起来。他还解释了自己为何一再拒绝在世界各国政府面前作证,并谈到了Facebook开发的加密货币Libra的尴尬推出。

  “我不会去参加世界上的每一场听证会,虽然很多人都想有这个机会。当去年剑桥分析公司出现这些问题时,我在美国参加了听证会。我也在欧盟做过听证会。对我来说,去每个希望我出席的国家参加听证会真的没有意义。”

  “我认为,面向公众的事情往往更戏剧化。但其中更大的一部分是与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私下接触,我认为,这些接触往往更实质性,也不那么戏剧化。这些会议虽然没有在镜头前展示出来,但很多讨论和细节都是通过会议敲定的。”

  扎克伯格还认真谈论了公司现在面临的挑战,包括Facebook今年异常长的低谷期,以及公司对其3万名合同工所负有的责任。

  当被问及关于Facebook内容审核方面的报道时,扎克伯格认为这些报道“有些夸大其词”。扎克伯格说:“我们负责内容审核的工作人员人数多达3万人,他们得分工行事。”

  “我认为,有些报道有点夸大其词。我们应该深入研究和了解真相,而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只看到糟糕的表象。但也确实有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需要处理。另外,确保人们得到正确的咨询、拥有足够的休息空间和权力、获得所需的心理健康保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在谈话中,扎克伯格也提出了一项计划,阻止其新进竞争对手字节跳动的视频应用抖音在全球的发展。他推出了一款名为Lasso的克隆产品,并在抖音尚未进军的墨西哥发布。其目的是,在其他地方推出该产品之前,使之得以完善。

  “我们有一个名为Lasso的产品,这是我们正在开发的一个独立应用,试图在墨西哥等国家适应产品市场。在我们进军抖音已经做大的市场,并与之竞争之前,我们会先在抖音尚未做大的国家进行尝试,看这个产品是否能够发挥有效作用。前7月全国发生397起工程事故:前三家房企21起2,”

  虽然会议中讨论的许多问题都非常严肃,但扎克伯格也在试图缓和气氛。当有人问Facebook是否会将其“脑机接口技术”用于广告投放时,扎克伯格把“构建脑机接口”的挑战和“侵入性手术技术”相提并论。

  他说道:“我可不想看到国会就这个问题举行听证会。”房间里顿时爆发出笑声。

  此外,扎克伯格还讨论了抖音面临的最大挑战,为什么他想保持对公司的完全控制,黄大仙高手论,以及Facebook员工应该告诉那些对公司有负面看法的朋友什么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