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(FBUS)真的低估了抖音海外版么?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9

  众所周知,中国互联网社交、流量类的产品出海首选东南亚印度中东等新兴市场,出发点自然是看中了这些市场新增用户多、流量便宜、 规则少、增长空间大。而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比,用户价值、付费意愿以及能力和渠道、还有稳定性无疑都是大打折扣。

  这一波又一波的产品中,目前似乎只有抖音海外版Tik Tok做到了在美国、日本、法国等成熟市场内站稳脚跟,有了和巨头真正抗衡的能力。

  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,TikTok 在全球的下载量达到12亿次。其中,在美国,下载量达1.05亿次,多次占据美国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前三;在日本,日本移动互联网用户中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使用 Tik Tok 或者下载Tik Tok;在法国,38%的法国青少年拥有 TikTok 账号。

  今年6月,抖音及海外版 TikTok 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内全球购买额实现1080万美元,我买了一个小的斜挎包可不可以不用买钱包。把创历史新高,累计购买额突破1亿美元大关。

  毫无疑问,TikTok 的爆红已经显著分流了人们在 Facebook(FB.US) 、Instagram 等社交网站的停留时间。据Gnration Numrique 2018年年底所做的一项线%以上的法国初二学生都表示自己有 TikTok 账号。这意味着,在青少年群体中,Tiktok 的地位可能已超过了脸书 Facebook 。这个趋势能否持续现在是未知数,但是目前的状况和一些广告主的注意力的转移无疑让 Facebook 等社交巨头深感不安。

  很多在发达国家市场做 marketing 的当地朋友已经开始把 TikTok 作为潜在的营销渠道重视了起来。虽然最近有报道说只有4%的营销人员在使用 TikTok,但是我们看的应该是趋势,而不是当前的绝对值。今晚开什么码结果

  比如在今年8月的学生返校季,一直在主流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的梅西百货就第一次开始尝试使用Tik Tok作为推广。

  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。Facebook 自然不会把自己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给张一鸣。这应该是第一次 Facebook 遇到了一个不是来自硅谷,自己可能并不容易轻易打压、模仿甚至威胁收购的对手。

  在最新流出的 Facebook 内部会议音频中,小扎提到了在墨西哥市场推出短视频应用 Lasso ,赶在 Tik Tok 进入墨西哥之前吸引年轻用户。

  比起小扎的决心,在这段音频里,更有趣的部分在于他对Tik Tok和Instagram的比较 -- “我们可以这样看待Tik Tok:它是一个沉浸式短视频和浏览工具的结合。因此,它基本类似于我们在Instagram上的“探索”标签(Explore Tab)。也就是说,抖音不过是个有探索功能的Instagram Stories。”

  在这点上,不知道扎克伯格是有意贬低 TikTok 还是确实轻敌了。媒体很多评论都说小扎严重低估了 TikTok - 然而SAP当年不是说过金蝶、而不是 Oracle 、才是他们的最大竞争对手么?

  如果认真追求起来,其实 TikTok 俨然已改变了年轻一代的社交分享方式,它代表了一种新的社交娱乐形式,用户精心拍摄自己的生活、模仿最新的潮流短视频、剪辑全球各地的他人视频并混音配上自己的音轨进行表演,与 Instagram 上随随便便类似于生活日志的 Stories 有很大不同。

  但如果扎克伯格只是将 TikTok 看作一个带有“探索”算法的视频应用,那么 Facebook 很容易因为轻敌让 TikTok 占据短视频市场。毕竟,就现在来看,TikTok 的竞争对手并不能那么容易地直接复制 -- Snapchat 坚持短暂性,使其无法与混音兼容,而 YouTube 不够灵活,无法重塑自身。